鹰潭工务机械段:集中修下的夜幕排障行

南昌铁路局   2017-10-13 04:23:47  7浏览 作者:杨靖波

鹰潭工务机械段:集中修下的夜幕排障行

  近日,鹰潭工务机械段机械维修车间第二阶段沪昆线集中修已陆续打响,从沪昆线第一阶段集中修到九景衢工程线再到京九线集中修的机械维修五车间501班组再次拿到此次集中修的“入场劵”,真可谓集中修常客。10月10日是班组征战沪昆线第二阶段集中修的第一天,本应轻而易举拿下首战的他们却在最后不剩500米的施工作业中出现了“抛锚”(捣固装置处的故障),意识到此次“抛锚”是个棘手活的施工负责人紧急叫停了该作业列车,最终不得不求助于厂家技术人员来加班加点处理,虽说首战艰难,但终究还是有惊无险。“作为这样一支久经捣固沙场的班组怎么会突然出现故障?”“究竟又是什么故障能让厂家来当面处理呢?”带着这样的疑问,笔者有幸来到了该班组驻地-丰城站一睹究竟。

  据知悉者透露,故障发生之时,其1号位捣固手易萌君听到右前捣固装置出现“滋滋滋”的异响,便通知司机长谢少辽来查看是否有异物附注在捣固装置中,“易萌君,你先停止捣固,手动夹持不要松。”对讲机内传来司机长的指挥声。随着一秒秒夹持,“滋滋”声终究没能停止,随之而来的是右前捣固装置飞轮的不正常转动。此时,一旁的施工负责人肖文峰观察了异响处,嘴里默念了一声“收车,回驻地处理”。话音刚落,大养机械开始恢复出车前状态。此时距离封锁时间不到30分钟,却还有 500米的线路未完成,针对此种情况,肖文峰索性用对讲机通知11556车双捣,务必赶在封锁结束前完成任务。时间一秒秒过去,大家期待的 “11556车作业线路状态良好,可以收车。”的联控用语终于在对讲机内传来,施工负责人顿时舒了长长一口气。

  回到丰城驻地,车间主任周俊和班组负责人肖文峰立即给九江检测中心和厂家打了电话并告知了故障现象,因为事出紧急加之第二日还有繁重的施工任务,九江检测中心接到电话便马不停蹄的赶赴到了故障现场进行排障。通过排障发现,飞轮在迅速转动到一个临界点后会产生发卡且转不动的现象,其异响也就是其飞轮无转动动作衍生而来,针对这一现象,九江检测中心三名技术人员开始对飞轮发卡处的临界点进行处理,最后还是以失败告终。此时,丰城开始从晌午变成了夜幕,从烈日过渡到了秋风习习,大家顶着“干瘪”的肚子,一个劲的踌躇时,厂家技术人员从别的班组驱车赶来。笔者仔细地打量了一番我身旁这位结实的厂家师傅,目测跟我一般大,心里顿时泛起了嘀咕“这是个学徒吧,他能行吗?”,没等我嘀咕完,厂家师傅已换好了衣服,劲直向拆卸好的飞轮处走去。“师傅,你可算来了,从中午到现在我们都在围绕着飞轮打转,我们一致认为飞轮的不转动故障是临界点发卡出现了问题,你来帮我们看看吧…..”没等九江检测中心技术人员说完,厂家师傅开始转动起了右前捣固装置外部的飞轮,“给我内六角,我进去把内部的飞轮也拆了。”拿来内六角,厂家师傅似猴子般灵活钻入了捣固装置内部,对内部飞轮进行了拆卸,经过与外部飞轮对比得知,故障原因与九江检测中心所得结论大相径庭。“刚才看了一下内部构造,我感觉除此之外,还有一种情况就是飞轮偏心轴轴承的损坏引起,不管是出于何种原因,今日可能是无法恢复了,最快也需要1-2天,因为没带齐必要的工具和工装。”厂家师傅对一旁一筹莫展的技术人员说道,这不说还好,一提到偏心轴轴承损坏的结论,头顶照明灯的我们瞬间炸开了锅。“你是从哪观测到的偏心轴故障,何时也教教我们啊。”“不是吧,这才多久啊,轴承都会损坏?”

  眼看着时间来到凌晨一点,离次日施工也愈来愈近,此刻的施工负责人或许只听得到厂家师傅的最后一句“今日无法恢复”,终于按耐不住了““什么?1-2天?不行,我不管你用直升机运输也好,就近取材也罢,总之明天我们施工返回驻地之前一定要到位,加班加点都要将故障处理好,因为我们的施工进度决不能耽误,还得拜托师傅”。施工负责人表情“凝重”的说道,面对这半宿的“折腾”,处理故障的抢修人员打着盹纷纷向宿营车走去。

  次日很快到来,11561车的施工作业由单捣变成了前捣锁闭后捣捣固模式,然而屋漏偏逢连夜雨,大养机械作业到一半时,主发动机出现了油管破损的渗油故障,面对这“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麻烦事儿”,理应心态爆炸的施工负责人开始淡定了起来:“2号位启动应急发动机,1号位做好应急收车准备。”随着应急发动机的轰鸣声响起,1号位有条不紊的对各小车和工作装置进行了收复,用时不到3分钟。“11556车作业完退到11561车作业地点,采取双捣模式”“11556车收到”。由于分工明确,时间卡控的到位,此次施工也顺利完成任务,尽管中途出现了小插曲,但最终还是确保了线路的正常开通和列车运行。

  一连两日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故障,这对于有着经验丰富的501班组来说,还真是头一回,为了能尽快处理好两大故障,施工负责人亲自上手对发动机内渗油处的油管进行了细致的更换,虽说大养机械的主发动机一般是专人检修,但一向爱钻研和研究故障的施工负责人肖文峰,这回自己给自己当了次老师,时不时还为身旁的班组职工讲解为油管处垫铝片以耐高温的材料学知识。待处理完油管渗油问题后,捣固装置飞轮故障所备工装也陆续到位了,看到这满地的工装,笔者不禁感觉惊讶,“一个故障居然能用到这么多的工装设备,真是铁路无小事啊。”为利用好工装,减少不必要的弯路,厂家师傅和九江检测中心技术员师傅决定携手攻关,在捣固装置旁的班组副工长段伟更是一刻也没闲着为师傅们递这递那,还时不时出谋划策一下,硕大的汗珠在他们脸上争先滑落着,之前的两大故障分析也最终定格在偏心轴轴承上,如若这个定论成立,那就意味着故障有了进一步突破,于是双方达成共识决定将偏心轴承进行拆解,虽说拆解工艺较为繁琐,得时刻留意是否存在损坏的轴承,但丝毫未能影响作为一名专业技术人员应有的不惧苦精神。

  “叮咚,北京时间20点整。”晚8时的月亮在漆黑的夜下显得格外明亮,仿佛在告诉我们“胜利的曙光与希望即将来临。”眼看着偏心轴承快拆卸完毕,检修师傅们的心似骤停了般,“不会不是这个原因吧。”一旁的司机长谢少辽小声说道。当拆到内圈时,戏剧性的一幕发生了,厂家师傅发现偏心轴内圈出现明显的损坏印记,看到印记,整个丰城站内传来一阵又一阵欢呼声,墙外农家的家犬也开始了它们的狂欢……

  据悉,为确保12日正常施工,各抢修人员从中午2时一直持续到凌晨2时,共计12个小时,中途更是未曾合过一次眼。

  通过这次难忘的夜幕排障经历,让笔者深知何谓一名称职的职业工作者,何谓职业工作者在职业道德和扎实的业务素质上应有的担当。

 


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