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高铁的姐弟俩

普通铁路   2015-03-04 17:15:51  219浏览 作者:牛晓辰

跑高铁的姐弟俩

何迎男、何洋从小向往古老悠久的中原文化,大学毕业后又衷爱上高铁。一个偶然的机会,姐弟俩同时应聘上了高铁乘务员,被分配到郑州客运段高铁二队,姐姐何迎男跑北京西,弟弟何洋跑成都,姐弟俩同在高铁比翼双飞,实现了他们的理想。

他们家在辽宁省阜新市,回一次家要先从郑州到北京西,然后转由北京开往辽宁省阜新唯一的一趟慢车,全程1478公里用时22个小时。也许是回家的路太远了,也许是送旅客回家太重要了,今年春节,他们没有回家。大年三十,姐弟俩都在送旅客回家的车厢里,那一刻,他们不怕苦、不怕累,就怕广播里不断播出有关回家的歌曲,听到歌词里的爸爸、妈妈两个词,泪水就只打转。

姐弟俩很看中这份工作,工作表现出色,常被领导和旅客点赞。同事和他们在一起,无论什么时候什么地点,看到的都是他俩的微笑、自信和活泼,都称之为阳光姐弟。但是在背后,在内心深处,他们也常常有从不愿向外人吐露的委屈。如旅客常常在车停时到站台吸烟,尽管再三提醒,还是有旅客耽误上车,何迎男在立岗时就让吸烟的旅客站在她身旁,和她一起上下车,她笑称是把爱吸烟的旅客拴住。何迎男一人看3个车厢,快到站时,三反五次提醒旅客下车,有时候旅客就在自己身旁,把他叫醒,他还会在几分钟内再次睡着而坐过站。因为她值乘的G566次,车停站多、运行多区间小,节日期间旅客上下也频繁,忙起来总是连吃饭的时间都没有。一次,到了下午3点多,她太饿了,正准备去餐车取饭时,邻岗同事说她带有包子,就给了她2个,她俩在一起刚咬了一口,被上来的一个检查组发现,说她们在一起吃饭就是串岗。列车长知道后,也对她们进行了严厉的批评。何迎男说:“我当时真的很委屈,真想跑进洗手间大哭一场,但是后来想想,确实是自己错了,铁路是半军事化,规章制度上有的就是铁规定,违反规定就应该受处罚。因为我们的一言一行代表的不是自己,代表的是整个铁路的形象。”

小伙儿何洋跑的成都,线路运行时间长,一年四季大超员,提起他工作的感受,他也是说喜忧参半,喜的是他所在的团队非常融洽,无论是列车长、还是车队副队长、队长,特别是车队党总支书记蒋丽芳把他们当作自己的孩子,一见面就问寒问暖,春节期间还给他们送去水果、饺子等很多好吃的。忧的是在春节期间,因为列车运行时间长,旅客超员,往往水不够用、积便器无法及时排泄,旅客在抱怨时不听他的解释。同时,由于车上的小孩儿多,吃东西时到处扔,这个车厢刚刚清扫完,相邻的车厢就又被弄脏了。

何迎男23岁、何洋21岁,每天爸爸妈妈给他们打电话,问的最多的就是吃了没有,穿是什么,钱够不够用,工作如何,环境如何等等,俨然把他们还当作小孩子。但是,当他们工装一穿,出现在长长流动的车厢,面对南来北往的旅客,他们不仅一下子就成了大人,而且当旅客遇到困难时,他们还是旅客的小翻译、小导游、小医生。

姐弟俩说:“每次听到旅客夸奖他们服务好时,他们便会把之前的烦恼委屈统统抛之脑后,只剩下满满的满足感和成就感了。

(牛晓辰)

评论
    loading...